您的位置:首页 >频道 > 汽车 >

网约车市场激战正酣 南京多处空置场地上停放有大批量被退租的出租车

▲4月3日,南京市安德门大街的一处停车场内停放着退租的出租车 东方IC图

每经记者 查道坤 每经编辑 曾健辉

网约车市场激战正酣,“渔翁得利”的乘客欢呼雀跃之际,出租车市场却受到不小冲击。根据南京本地媒体《现代快报》报道称,在南京多处空置场地上,停放有大批量被退租的出租车。

根据南京市客管处相关人士介绍,自2017年初以来,南京传统出租车行业“退车潮”愈演愈烈。截至2018年3月中旬,因无人驾驶而闲置的车辆已经超过3000辆,退车比例占总运营数的四分之一。

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4月3日走访南京出租车市场后发现,这种退车的情况正在加剧。不少出租车司机对记者表示,在自己车子到期之后,就会退掉手中的出租车,转向网约车市场。

●现场:超3000辆出租车退车

根据南京媒体近日报道称,位于南京中央北路的一处空地上,停满了黄色的出租车。4月3日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前往中央北路,由于这两天已成为媒体关注的热点,该停车场已经不让进入,也不让拍照。

周围商户也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证实,这些车停过来没多久,听说都是退掉之后,未出租出去的出租车。

事实上,除中央北路停车场之外,包括雨花台、浦口、尧化门、铜井、周岗以及各出租车公司大院内,都停放有不少的退租车。

对此,南京海博出租车公司的徐师傅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说,“这几处是南京几大出租车公司主要的停车场。从去年下半年以来,退租情况越来越多,这些出租车又难以出租出去,所以只有停放在这些停车场里。”

对于这两天成为舆论热点的南京出租车退车情况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致电南京客管处,得到的答复是,相关问题已对南京媒体作了统一回应。

南京市客管处相关人士在回应南京本地媒体时介绍说,自2017年初以来,南京传统出租车行业“退车潮”愈演愈烈,截至2018年3月中旬,因无人驾驶而闲置的车辆已经超过3000辆,退车比例占总运营数的四分之一。

此外,南京出租汽车协会秘书长凌强也介绍说,截至2018年3月份,退租总数已达到3000辆,而且这个数字还在增加。这些车辆大多是2015年、2016年,有些甚至是2017年新更型过的车辆,因为7年的更型期限到了而停运的占比非常少。

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致电南京多家出租车公司,他们均表示退车情况确实存在,已经在研究新的方案,避免退车局面进一步恶化。

●探因:网约车冲击影响大

在2017年以前,南京出租车牌照可谓是相当值钱,如果买断牌照,价格可达到上百万元。但是,目前情况发生了改变,出租车牌照不但没有以前那么值钱,反而难以租出去。

那么是何原因让出租车市场发生了如此改变呢?答案就是,网约车的大量入市。

2017年初开始,美团打车进入南京市场后,与滴滴相互“厮杀”,你打折,我就减现,大幅度“让利”用户,两家公司在活动时间与减免额度上基本保持了一致。而对司机端的补贴也层出不穷,冲单奖、单单奖,甚至促使司机“二选一”,旨在收获更多“忠诚”运力。网约车得到了补贴,但是传统出租车的订单量却大幅减少。

在南京江南出租车司机王师傅看来,网约车这种价格战让出租车受到很大冲击,“美团推出的1元打车,以及滴滴对乘客的补贴,让很多乘客都不再打出租车出行,而选择网约车出行,因为便宜啊,谁还会再打出租车。”

事实也如此。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4月3日从位于南京水游城打出租车到中央北路,花费了35元,返回时记者选择网约车,同样的行程,记者只花费了15元,比出租车少了20元。

对此,王师傅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说,“这种价格的差距目前是非常明显的,并且随着网约车补贴力度的加大,出租车的生存空间会进一步萎缩。”

除网约车外,共享单车其实也对出租车带来了一定的冲击。王师傅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说:“现在使用支付宝,共享单车是免费骑的。出租车起步价是3公里,很多3公里以内的路程,市民都会选择共享单车出行,所以我们现在很少拉到起步价的乘客,这些乘客大都选择共享单车,这对我们出租车冲击也非常大。”

对于出租车不敌网约车的原因,交通运输部管理干部学院张柱庭表示,随着时代的发展,传统出租车在争取顾客的同情、支持和肯定上,现有的手段落后了,至少没有太多的创新;而反过来看网约车的做法,弄一点顾客评价,还弄一个新鲜词,夸一下顾客,让顾客坐得感觉挺好。“产业必须要争取用户,争取服务对象对你的评价,这是影响你生意最重要的方面。”张柱庭说。

●分析:如何突围困局

面对这种退车局面,南京出租车公司也在做一些改变,来挽留出租车司机,而唯一的办法就是降份子钱。但是这种做法,可以说收效甚微。

按照交通部要求,网约车和出租车行业应该走融合发展之路。面对网约车的强势发展,出租车行业如何才能突破困局呢?

对此,在南京开了近15年出租车的王师傅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介绍说,造成现在的困局,双方都有责任,“出租车公司需要改革,要结合目前互联网的形式,探索一条适合目前形势的运营方式。同时,监管部门应该加大对网约车的监管力度。”

出租车该如何改革?首汽副总经理梁海晨认为,用科技的手段把车况差、卫生差,从业人员素质不高等问题解决好,相信老百姓对出租汽车还是有期望的。因为出租车有一种天然优势,既能够在网络空间上使用,也能够在实际空间使用,获客能力和运营的效率要比网约车高得多。

而在出租车行业业内人士范文斌看来,要说受网约车的冲击,全国很多城市出租车都没有幸免,只是南京的影响突出了一些。

他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,“要化解目前的局面,出租车公司要进行改革,同时针对目前比较乱的网约车市场,应该加强监管,让更多的网约车合法化,让不符合网约车标准的车被清理出去。但如果出租车公司不进行改革,那么这种模式将会被网约车颠覆掉。”

不论是网约车还是出租车,都有存在的理由。国家发改委价监局公平竞争审查处调研员杨佳佳认为,最后的发展还是要靠市场选择,政府会提供公平竞争的机会,也给消费者更好的出行服务和体验,这是行业希望发展的方向。